迷徒

负能量。。。。。。日常,不要看

负能量传染,忍不住写写,不要看啊。。。。。






























































累的说不出话,浑身像是被谁用棒子不留情的打了一顿,难受的翻来覆去,想着我有好多事可以做,我有好多事需要做,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瘫在床上刷刷微博,关掉,打开,关掉,打开。

然后想一下不能浪费时间,要起来。

就起来了,结果看到的一切东西和人都让我厌烦。

所有喜爱的心情都一点不剩,不耐处无限扩大,估计去照个镜子能被自己恶心吐。。。。。

哎,啥事都没发生,就只是,都挺恶心的。

想人间蒸发

美人是不老的!!!!!只有美人能够宽慰我干枯的心灵

日常吸猫。。。。。。。。猫肚子简直世界的奇迹!!!!!

【地冥X天迹】梦境交叉(三)

说实在的,我发现我真的要上班摸鱼才有动力写下去·········简直是犯贱啊,唾弃自己。但是摸鱼产粮就是爽啊!

哎,我多废话两句,不知道正剧到底要怎么发展,真是让人焦心,认真写剧情最头痛,写这种意识流和肉最爽。

说着我写肉去了,可是自己大腿肉并不好吃啊!就很虐!

这章画风依然不知所谓,没啥实际剧情进展,按照惯例嫌弃自己一下,工作让人变废_(:з」∠)_


正文




恩,结果差点没打起来,但后来果然还是演变成君奉天站在一旁看着两个人斗嘴斗得不可开交。

“一定是你的仇人,你又干了什么缺德事了,还连累我!”天迹伸出手差点没戳到地冥脸上。

地冥伸出手格开天迹的手指:“天迹你的敌人也不见少,怎么不会是你连累了我?”

天迹冷笑:“开玩笑!如果是我的仇人,就算要连累,连累的也是奉天好吧!”

君奉天长叹了一口气,看着两个人的话题越来越偏,终于出声制止。

天迹愤然的瞪了地冥一眼插着双手闭了嘴,地冥则是意味深长的望了君奉天一眼,摊了手,停下话语针对。

君奉天直接总结道:“先找到你们为何会如此的源头吧。”

天迹有些郁闷:“这古怪症状来得太过突然,让人措手不及,要往何处寻那源头?”

地冥低声恩了一声。

天迹瞪他:“恩啥!”

“既然是梦里的问题,那自然······”

天迹立刻反应过来:“到梦里去找。”

君奉天点头:“正是此意。”

三人没讨论完多久,天迹打了个哈切。

他现在倒是不见烦恼了,略有几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质,打着哈欠往后退着走伸手去摸自己的躺椅:“果然又来了,这次进去一定要把那无聊之人揪出来。”

而后他就摸到一只手,冰冰凉凉的吓死人。

他猛地回头,就看到地冥已经翘着腿舒舒服服的躺在了他的御用躺椅上。

天迹抽了抽嘴角,伸腿踢了一下躺椅:“给我下来,自己回去躺去!”

“时间来不及眩者回去了,借你一个所在睡一下都不行吗?天迹你也太过小气了。”说着地冥还调整了一下姿势,往右边靠了靠。“再者说,眩者都有胆睡此地,怎么说也是眩者承担的风险更大,对吧,法儒尊驾?”

君奉天无视了地冥的挑衅,看着撸着袖子已经想上去干架但是又困得连连哈切的天迹,伸手拦住他:“先解决此事,其他之后再议。”

这话在天迹耳朵里就变成了,先解决这件事,然后我们再一起狠狠揍地冥一顿。

于是他一屁股也坐到躺椅上,还伸腿把地冥往另一边踢了踢,特别嫌弃的模样。

地冥唾之以鼻:“幼稚。”

天迹回他:“承让。”

而后两人便无法抗拒的再次进入梦乡。

“咦?”

天迹有点讶异,本来按着之前的规律,这次也该进入他的梦了,可是他却发现自己又站在最开始在地冥梦中看到的一片黄沙之中。

“怎么这次还是进入了地冥的梦?”天迹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两句反射性的回头嘲讽,“地冥,你这梦简直·····地冥?”

身后空无一人,天迹眨眨眼,因为是一起入得梦,他自然而然的以为两人会一同,不过看来梦里面的世界还得先找到人再说。

不过这样一来,又要浪费更多不必要的时间了。

“算了,先找到人再说吧。”天迹迈腿前行,可是这漫漫黄沙毫无方向,四处望去,皆是茫茫。

这要怎么找人啊?

脚下黄沙很软,天迹踩在上面,一脚一个坑,但是风也很大,不过十步再回头,脚印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天迹······天·······”

“嗯?”

天迹回头,他似乎听到地冥在叫他,但是那声音朦朦胧胧,根本不知从何传来的。

他仔细去听,那几声呼唤随着风散在空中,却带着几丝沉闷。

“地冥,你再叫几声!”

天迹随着声音细细摸索着,四周仍然不见半个人影,而后他停下脚步带着几分疑惑的低头望向脚下,脚尖在黄沙上点了点而后蹲下身:“地冥,你不是在地下吧?”

地冥面朝上平躺在一片暗蓝色的水里,无法着力,四周一片黑暗,只有偶尔的暗蓝色水波在他头顶划过。

那是天迹走动带起的水波。

以往几次他在梦中仍可有几分行动自由,可是这次却是仿佛被什么东西禁锢一般。

然而他人虽在水中,却没有被水包裹住的感觉反而是一种漂浮在空中的触感。

抬眼望去,天迹就站在水面之上,缓步而行,却并没有发现自己。

水面之上艳阳刺眼,在天迹身上渡了一层金沙,随着水波浮动映在他眼内。

水是流动的,地冥的发散在身下随着水波漂浮开去,身下是越来越暗的万丈水渊,地冥望着无聊的踢着沙前进的天迹眨了下眼,有一串小气泡从他眼角升起又一个个破碎掉了。

水中是寂静无声的,他看到天迹张着嘴估计是在叫自己,但是他却听不见声音。

地冥知如此不行,暗自闭上眼去呼唤天迹,声音无法通过水传递出去,但是索性这是在天迹梦中。

只要自己在呼唤他,只要天迹想听到自己的呼唤,那他的声音就能传达。

幸好,这是在梦中。

天迹蹲在那里已经刨了好久的沙了,可沙下面还有沙,沙下面仍是沙,连地冥半个影子都没有看到。

他甩了甩酸了的手腕,听着地冥传来的嘲讽声,一屁股坐到地上,支着一只脚苦大仇深的望着地面:“地冥你还好意思说我,要不是你出这幺蛾子,我早就把那幕后之人抓到了,没准已经解决了出去吃包子去了。”

地冥沉默了片刻没有跟天迹斗嘴,而后呼唤天迹:“你要打从心底里想见到我,你才能找到我。”

就如同我时时刻刻都关注着你,所以我眼之所及便是你之所在。

天迹抱头,我并不想见到你!

“不管了!”天迹深呼吸一口,直起腰一只腿跪在地上,闭上眼在心里想着地冥你个倒霉蛋快点出来,地冥那张时常让他感到不耐的脸慢慢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

挑着的眉,似笑非笑的唇角,时刻像是在算计着什么让自己厌恶的双眼。

他沉住气,右手猛地插入黄沙之中,随即他的指尖触碰到一片衣领,

地冥看着那只手伸入这无边黑暗之中拽住了自己,地冥露出一个笑,嘴角微动:“天迹。”

天迹用力拽着那衣领往上一提,大喝一声:“地冥你个乌龟王八蛋!”

地冥快速从黄沙之中冲出,来不及收力直接整个扑向天迹,天迹眼睁睁看着地冥砸向自己却无处可躲,被直直扑倒在黄沙之上成了人肉垫子。

地冥撑起一只手,满头发丝铺散开来垂在天迹颈窝耳侧处。

天迹拍拍他肩头让他让开。

地冥却没有动作,天迹于是皱了眉瞪他,满眼你又要搞什么鬼的意思。

地冥闷笑着,低下头盯着天迹的双眼:“我该对你说感谢吗?”

“不需要,走开走开。”

地冥不慌不忙问道:“天迹你是忘记了上一次梦里相见的事了吗?”

“我靠!”天迹伸手就要揍地冥,但是想了想现在他们是一条战线,不好窝里斗强行忍下来,“地冥你还敢提,要不是奉天突然到了,我早揍你了。”

“我为何不敢提,我送你的东西你打开看了吗?”地冥的手指贴在天迹颈侧,那手指常年带着寒冰的温度,让天迹异常难受,不耐烦的掀开地冥坐了起来。

“这种时候正事要紧,你少给我扯这些。”

地冥收回手,站起身的同时伸手掸了掸衣上的沙:“天地之间总有一天要有一个结果的,天迹。”

天迹最不耐烦听他神神叨叨这些,摆了摆手:“少废话,干正事!”

地冥走了几步走到他身边,伸手在空中捞了一把:“天迹你还记得前几次你我为何会离开梦境吗?”

话题跳的太快,天迹一时没反应过来又往前走了几步才停下回答道:“自然是醒了,也就脱离梦境了。”

地冥低笑:“那如果是脱离梦境,所以才会醒呢?”

天迹皱眉:“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地冥摊开自己的手,他手中的水立刻顺着指缝流下。

“那个人能操纵的不是你我,而是梦境。”

天迹伸手在空中一抓,摊开手仍是满手黄沙。

地冥低声道:“你我二人的梦境,开始重合了。”

突然来了一阵风卷起黄沙漫天,两人对望一眼,皆是心中有了定数。

地冥挽了一下自己被风吹乱的发丝,望着天迹:“真是趣味的剧本啊”


终于勾完儿子假毛,于是儿子嘚瑟的翘着二郎腿吹空调了。然后我残忍的还是让他继续光头了,光头这么可爱!

【地冥X天迹】梦境交叉(二)

啊。。。。嗯。。。。为什么我接着写了?
估计是被工作气到!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这是完全没有大纲的一篇文,我一开始只想好了结局,
所以。。。。中间可能有什么发展我也不知道,有可能会有雷,不排除中间突然三人了。。。但是主线地天,所以就不打奉天逍遥tag了。预警一下,这章君奉天出场了。。。。。
角色归霹雳,ooc归我,不踩角色,不捧角色,放飞自我
那个啥。。。。。如果不喜欢请点叉,作者最近有点玻璃心求不闹

正文

这就让人很不愉快了。

天迹托着腮,一个人看着小电影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又不想拿这种事去困扰其他人。

可是就很愁啊!

“哎······”

天迹第一百零八次叹气,剑非道握着一把剑从外面退进来,虽然剑风逼人但是面上已经是习惯了的淡定了。

“前辈,有人找。”

天迹苦逼兮兮的回头,用这种方式找他的除了地冥那个神经病他真的想不出第二个人。

鬼麒主不算人!

天迹撸了撸袖子往外走,正好不爽着呢,就自己找上门来了,不揍一顿都对不起自己!

“地·····咦?”

而后天迹就停下动作了。

因为来的还真不是地冥,而是惨兮兮的小丑傀一。

小丑傀一敷衍的做了一个行礼的动作才开口:“冥冥之神让我为天迹送上一份礼物。”

他手里托着一个不大的盒子,差不多也就是刚好装下一个人头的模样。

天迹嗯了一声,傀一知道天迹有多不待见自己,一个转身化成烟跑了,把盒子留在地上。

剑非道见天迹站着半天不动,主动走上去准备帮他打开木盒,手刚碰到就听到天迹大声叫:“放下,别动。”

剑非道疑惑的站起来,还是退开了。

天迹满脸纠结的盯着那个盒子半天,半点不想打开,就看到盒子上方漂浮出一行金粉组成的字。

“眩者的礼物让天迹连观看都不敢了吗?”

天迹那个气,然而还是不去动那个盒子,只是难得面无表情的给那个盒子上了十几二十道封印后放了起来。

“真当我傻啊!”

天迹嘟啷着,不由自主打了个哈切,他就知道又要完了,晃晃悠悠的倒在一旁的大躺椅上就睡下了。

“他收下了?”

“是。”

傀一恭敬的回答,自己都直接给扔天迹地盘上了,天迹能不收下吗?

“冥冥之神,天迹会打开观看吗?”

“他?”地冥笑了一声,手指勾动着让钢琴自动弹奏起来,而他自己靠在一旁喝了一口酒,“自然不会的。”

不过几句谈话,那股困意便又袭来了。

地冥不悦的皱起眉头,而后又放松不再抵抗,傀一已经悄无声息的退下。

天迹几乎是立刻就确定了这绝对不是自己的梦!

看这变态的世界就知道是谁的梦了。

不同于上次满目黄沙,这次天迹四周都是带着面具的人,匆忙的来来去去。

天迹不由自主的被人群挤着往一个方向走去,那些人僵硬的走动着又带着面具看不清面容,扑面而来的诡异感让天迹浑身不舒服。

更何况这人挤人的,各种被碰撞更是难耐。

如此繁杂的情况,想要找到地冥就更困难了。

天迹只能希望这是地冥的梦,那变态能自己找过来。

本来天迹以为也就是这么一直挤来挤去了,没想到到后来他一抬头差点骂出一句脏话来。

不远处是一面巨大的水幕,水幕上在演着什么,却又五颜六色扭曲成一团看不清楚。

可是他身边的那些人都很是聚精会神的看着。

“我去啊,地冥这个神经病,现实里看不够,在自己梦里还看这种全是马赛克的电影,搞什么鬼!”

从那水幕中开始渐渐传出刺耳的嘎嘎声,如同尖锐剑锋刮在石块上,伴随着混杂搅在一起的混杂呻吟惨叫。

那声音明显对天迹是有影响的。

他闷哼一声很是不适的后退一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敲击他的脑袋。

可是身后也全是面具人,他根本无处可退。

就在天迹觉得自己要被这声音逼疯的时候,两只手从他身后攀上他的肩头带着点冰凉的捂住他的耳朵。

“闭上眼睛。”

天迹反射性的顺从这个声音闭上眼,随即那些喧哗嘈杂的声音都消散了。

天迹站着没动,又过了一会他才往前走了一步挣脱开身后人的双手,视野所见之处已经空旷无一人,那巨大的水幕如同瀑布哗哗的凭空流淌着。

“没想到天迹你还有这么听话的时候,哈。”

果不其然,地冥的声音。

天迹转过身拽着地冥的领子就想揍他,结果手还没落下去就发现地冥也带着一个惨白色的面具。

“你带这傻兮兮的玩意儿干嘛,学你的好朋友鬼麒主吗?”

天迹现在是对这面具半分好感都没有,本来要揍下去的手变成去抓那面具。

但是他的手背地冥按住了。

“天迹,你太聒噪了。”

“······”天迹觉得自己还是先揍一顿再说,“你这梦搞的这么危险干嘛呢?整天瞎整!”

地冥挥开他的手,朝着水幕走了两步,手指伸到水幕中搅动了两下,水幕里再次出现画面。

“天迹你能看轻其中演了什么吗?”

“啥?”天迹歪头去看,仍然是一团团浓墨重彩不过好歹没有那种诡异的声音了,他想说这什么鬼,地冥你的品味烂到爆炸。

但是他盯着那根本看不清是什么的水幕,眼睛像是不受控制的有些酸痛,他以为自己是哭出来了,不可思议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的脸上并没有液体。

地冥笑他,隔着面具看不清面容:“梦里不会流眼泪,天迹你这点常识也没有吗?”

“你到底在搞什么·······”

“搞什么吗?”地冥重复了一遍,自己望向那片水幕,而后又回过头走向天迹,越走越近。

天迹有些不适,但是强忍着没有往后退,眼睁睁看着那惨白的面具离自己只有一根手指的距离。

地冥歪了歪头,而后天迹感觉脸上有冰冷的触感。

他再没忍住吓得往后跳了一步,伸手捂住脸,才意识到那个触感是地冥隔着面具亲在了自己眼下。

来不及思考对方为什么这么做,天迹简直是本能的挥出一掌,地冥立刻还击的也拍出一掌欲抵消这掌风,可惜偏了一寸,锐利的掌风刮飞了地冥的面具,甚至在地冥面颊上留下一道血痕。

天迹也被扫到台风尾,一个站立不稳往后倒去,在即将倒下时,他望去地冥的方向。

地冥披散的头发挡住他的脸,只模糊能看见侧脸上有晶莹剔透的水痕划过眼角而后变得血红。

地冥露出个笑,看着天迹轰然倒地的瞬间消失在空气里。

那些本来已不见的带着面具的人群又再次出现,蜂拥而来,嘴里夹杂着哭嚎。

地冥站在原地不为所动,仍由自己被挤到水幕面前,而后水幕轰然炸裂,水珠迸发开来。

地冥往水池中倒下,抬眼所望,天空中落下的每一颗水珠里都是天迹的身影。

他眨了下眼,一滴水滴直直落入他的眼中。

天迹醒过来,颇有几分暴跳如雷的意思。

他站起来略微有些焦躁的自言自语:“不能在这样了,得赶紧解决掉这麻烦事!”

“天迹。”

有人叫他,他一回身眼里露出惊喜之色,几步走过去:“奉天,你怎么来了?”

然而君奉天却露出几分讶异神色:“天迹你·····”

“恩?”

天迹疑惑的顺着君奉天所指摸向自己的脸,手指在触到一点湿润的时候彻底僵住。

[地冥X天迹]梦境交叉(一)

我在复健中。。。。。自己看都觉得写的挺无聊没意思了,沮丧,角色归霹雳,OOC归我,我已经是一个废本子了。。。。。


天迹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看不到边界的漫漫黄沙之中,日头很毒让他饥渴不已,却没有一滴可以食用的水。

他就这么一直朝着一个方向走,走了不知道多久,看到一个黄沙堆上躺着一个人。

天迹稍微走近一点就看清了那个人是谁:“地冥,你怎么在这儿?”

地冥双手交叉放在胸口平躺在地上,眼睛睁大看着天空,没有望向天迹:“该我问你怎么在这儿吧,天迹?”

天迹跑过去蹲到地冥脑袋旁边,柔软的沙拥埋着地冥,天迹故意捧起一把沙从空中撒到地冥胸口:“需要我帮忙把你埋了吗?”

“那你是要把自己埋到我旁边吗?”

天迹猛的往后跳一步很是嫌弃的表示你想得美。

地冥坐起来,手随意的一撩将发中的黄沙抖下去:“天迹,你跑到我的梦里究竟是想窥探什么?”

天迹顿时气得胸口闷,伸手狂指地冥:“地冥你是想恶人先告状啊!我还想问你把我招到你梦里来是想干什么!”

地冥张了张嘴似乎正准备说什么,一阵风过卷起黄沙,天迹的身影随着风沙消失不见了。

地冥在天迹方才蹲着的位子挥了一下,收回手在自己唇角擦拭了一下低笑一声。

另一边天迹从躺椅上醒过来,大力拍着胸口吐了口气,觉得自己需要吃点东西压压惊,不然怎么会梦到地冥这么倒霉。

然后又想地冥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梦里荒凉成这样,而且还只知道傻盯着太阳看。

天迹吃着包子,就又开始打哈欠,从昨日开始不知为何他就开始特别容易困,一天至少一大半的时间都想睡觉。

眼皮好像被谁用胶黏上了。

他擦擦嘴,一屁股坐会躺椅上一手撑着头开始睡午觉。
迷迷糊糊他能感觉到自己又在做梦了,身体下垫着一个软软的毛毛的东西在驮着他走,还有微风吹过来,撩起几丝头发把他弄的痒痒的,他睁开眼看到蓝天白云暖暖的日头,一头白色的巨狮驮着他在一片汪洋大海上走着。

他咦了一下,拍拍身下巨狮叫了一声,如踏平地的走在海面上,远处天连着海,日接着天。

“人生到处从容啊~”也不管这有没有侵犯谁的名言权了。

而后他就看到这梦里唯一让他膈应的所在。

不知何时,海面升起一座冰山,冰山上站着一个让他异常觉得眼睛疼的人。

那人本来是坐着好似在发呆,却在看到他的第一瞬间露出一个堪称恶心的笑容,向他招了招手“天迹,你的梦倒是没我想象中的庸俗。”

天迹觉得自己有点气,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他一个飞身也踩在冰山尖尖上问:“地冥,你搞什么?”

地冥伸手挡住天迹喷出来的口水慢悠悠道:“这可不是眩者的手笔,如此小儿科。”

说着自己先不屑的哼了一声。

天迹那个气,索性幻化出一把冰椅大爷一样翘着腿坐上去:“这不是你搞的鬼,那谁这么无聊,平时见到你就够烦了,这种私人空间还要看到你这张脸,考虑过我的心情吗?”

地冥笑哼了一下,心情反倒是不错的样子:“眩者倒是感到几分趣味啊。”

天迹翻白眼:“我又不是你这种变态。”

地冥站在天迹对面指了指天迹的椅子:“你就打算让眩者一直如此站着?”

天迹反应了一秒,而后反应过来这是在他的梦里,当然是他自己做主,也就是说他是老大,他眼一转得意的笑出来:“怎么,大名鼎鼎的地冥连把椅子都没办法了,啧啧可怜啊。”

地冥也不生气,笑眯眯看了他半天,而后伸手一挥,乘着天迹得意忘形直接将天迹扫到海里,自己一个转身用相同的姿势坐在了椅子上,望着在半空就被巨狮接住的人,重复天迹的话:“啧啧,可怜啊。”

天迹眼睛一眯,就想把那椅子化没,但是在他动手之前地冥先开口了:“天迹,你不觉得现在最主要的是要弄明白为何我们会互相进入彼此的梦境吗?”

天迹梗了一下,也知道轻重,伸手拍拍胸口大大的呼吸了一口,另外幻化了一把椅子出来,坐到地冥对面:“说吧,你知道些什么?”

地冥挑着眼满脸淡然平静的说:“一无所知。”

“那你一副知道什么的样子!”天迹受不了,就想赶紧醒过来,但是跺脚半天也不见醒过来。

地冥转过头盯着那巨狮看,看的那巨狮都要炸毛了。
天迹伸手挡住地冥的视线,将巨狮捞过来自己搂怀里揉:“少拿那种眼神盯它。”

地冥适当的表示了一下自己的疑惑:“我只是好奇为何你的梦里会出现这么一只畜生。”

天迹冷笑:“你以为是你的梦里,跟你的内心一样荒芜。”

“非也,”地冥指尖抵着自己殷红的下唇道,“我的梦里不是有你吗?”

天迹抖了一下,正想让地冥少说这种吓死人的话就发现自己醒了,剑非道站在旁边略微关切的模样。

天迹问:“怎么了?”

剑非道松了口气:“前辈,你终于醒了。”

小丑傀一看着撑在钢琴上闭眼沉睡的地冥低声呼唤:“冥冥之神?”

地冥动了一下,坐直了身体,手肘碰到琴键发出刺耳的一声音符。

猫主子眼睛真好看。。。。。天蓝色啊!!!幸福的撸了好久,爽翻,吸猫!

日常吸猫,今天摸到了猫肚子!好几把,哈哈哈哈哈哈!!!!橘猫真是猫界良心!!!!啊,新的一天是多么美好!